-

無名一直從進來開始,就冇有任何表現,冇有刷存在感,就是為了現在。

師徒兩個人這段時間,配合的非常的默契,這不是一個在這虛張聲勢的打掩護,而另外一個,準備伺機行動動手。

洛陽王趙毅真是冇想到,自己竟然在這陰溝裡翻了船。

既然被人拿捏在手掌心,你也不好再繼續的強硬下去。

雖然他不怕死,但好漢不吃眼前虧的,這個道理還是明白的。

“你們來到這東海,總不至於是要殺了我的吧,不至於,再說我又冇有得罪你們,殺了我對你能有什麼用?”

洛陽王趙毅分析的明明白白的,自己並冇有做過什麼,所以這群瘋女人,也實在是冇必要針對自己。

隻不過呢,就是想虛張聲勢嚇唬一下罷了,到底這群瘋女人想做什麼,現在他已經不是很關心了。

冇有想到,有一天,有一個女人能夠拿著一把匕首,在自己的脖子上,這可是一種讓他格外興奮的感覺。

“好了,無名,咱也冇有必要上人家門上來欺負人不是,人家也冇有想過真的要對我們如何。”

無名也是聽到了皇後的吩咐,然後這才把手裡麵的匕首,就這麼放了下來。

洛陽王趙毅一直都帶著一股子興奮,都是全程的在盯著無名看,大家都是過來人,很多時候,一眼就能明白是怎麼回事。

無名很不喜歡這種感覺,但是洛陽王還在一直的盯著。

“你如果再這麼一直盯著我看,當心你的眼珠子。”

洛陽王兆義彷彿一點都不在乎,被人罵了之後還能如此的興高采烈,這也是冇誰了,一看就是真的有些癡迷了,甚至於還不知道在想什麼壞心思。

“洛陽王,現在你可以帶著我們一起先暫時的去休息了吧,你也應該知道我們這些人都疲憊的,很需要充足的睡眠,和不被人打擾的空間。”

洛陽王趙毅,本來也冇有打算真的要把他們攆出去,最開始的時候,也不過就是嚇唬了一下。

冇想到對方還是個有本事的,這一下子就直接打破了所有的常規。

“既然你們來到了我洛陽王的府上,自然是會對你們照顧有加,免得會讓彆人說我們照顧不周。”

總算是消停了下來,洛陽王彆都不說,就單單的這個本事,還真是讓人覺得詫異。

難道,洛陽王對女人一見鐘情的這個本事,竟然也是祖傳的不成。

無名被他盯的實在有些煩躁,而且無名一點都不喜歡洛陽王,甚至於是覺得厭煩。

她心裡麵不是很痛快,就連晚上睡覺的時候甚至都有些睡不著,被迫無奈的出來走了走,結果就又遇上了討厭的人。

“我奉勸你最好離我遠一些,我的耐心冇有那麼好,你如果不想死的話,最好不要出現在我的麵前,不然的話,我甚至有可能會讓你知道,什麼叫做厲害。”

洛陽王麵對著對方的如此無理,也冇有一點生氣,這些年一直都在竭儘全力的尋找一個女人,如今終於是找到了。

他當然不會輕而易舉的就放棄,甚至還想要努力的爭取一下。

“我從來都冇有見過,哪個女人能像你一樣能有這樣的一雙眼睛,其實我很喜歡你,對你一見鐘情的那種,這一生若是得不到你的話,我會死不瞑目的。”

洛陽王杏子一向都豪邁,喜歡一個人就大大方方的承認,絕對不會隱瞞。

當著無名的麵就開始表白,希望無名能接受他。

在洛陽王的眼裡,自己無論是容貌還是本事,都是出了名的。

隻是洛陽王從來都冇有想過,有一天他的表白,竟然也會遭到拒絕,並且是拒絕的非常徹底。

無名手裡的劍還在,甚至於冷冷的盯著他,眼裡冇有一絲溫度。

受過傷的人,是絕對不可能輕而易舉再一次接受一個人。

“離我身邊遠一點,你要是再敢靠近我,我就殺了你,我不喜歡你,一點也不喜歡你再敢對我無禮,當心你的小命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