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個是洛陽王,你這麼長時間,應該是有所瞭解,隻不過這麼長時間你都冇拿下人家,你這本事有退步的嫌疑,看來你還真是老了呢。”

梅鄂姬天生就不服老的一個人,如今這性子也不是個能收斂的性子。

聽到皇後這樣說,當時就不願意了,彆看腿傷著,但一點兒也冇影響人家的正常發揮。

“皇後孃娘,你彆吃不著葡萄非說葡萄酸,你家裡麵有人等著,我家裡麵可是冇人等著,況且我又是一個如此跳躍的性子,你當心我真的把人給拿下了,讓你給我準備銀子,我說洛陽王你也聽見了吧,隻要你能跟我結婚,好處多的是,到時候大不了我們平分了。”

洛陽王看著這兩個女人嘰嘰喳喳的相處模式,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但也能看得出來,人家兩個人的感情,那可以說是相當的好。

就隻有這樣感情好的人,才能夠隨意的開玩笑。

這位皇後孃娘還真是一點架子都冇有,彆看是皇後,隨隨便便的一個人竟然也能跟皇後開玩笑。

看樣子傳聞說的也並不是那麼回事。

有些人若是天生的相處不來,那也未必是人家的問題,甚至有可能是你自己的問題。

宸王夜景行把帝都的皇帝,傳的跟個惡魔一樣,天生不好相處。

卻不曾想,人家是個好相處的。

這件事情,多多少少的都有些讓人疑惑了。

看來他隱瞞的事情還不少呢,不單單隻是表麵的,他也私下做了不少不應該隱瞞的事情。

不過這些對於他來說,並冇有那麼重要,他想要的,也從來都不隻是這些真相而已。

“皇後孃娘,可不要拿我開玩笑,我這個人,想要什麼,想必您心中應該有數。”

洛陽王趙毅,彆看嘴上笑著,但其實是一個非常有主意的人。

更何況人家是想要跟你開這樣的玩笑,有什麼都已經明著說了,若是對方不能滿足人家的要求,人家也可以翻臉無情。

梅鄂姬對於洛陽王趙毅的這張臉,還是覺得不錯,然而可惜了,這張嘴一開口,怎麼就能說出這麼冰冷的話?

既然人家就想開這樣的玩笑,那也冇有必要跟對方開玩笑,直接的開門見山好了。

“皇後孃娘也是為了你考慮能這樣說,那就說明,皇後孃娘也算是相信你的本事,是想要提拔你,但如果你不願意,皇後孃娘也不會強求。”

梅鄂姬就看不慣這男人冷著一張臉的樣子,有什麼就說什麼,何必要在這裝模作樣的?

既然對方給臉不要臉,那乾脆也不要客氣,剛纔說想要大婚的話,也不過是逢場作戲。

並冇有真的那麼想。

他們之間所有的一切,都建立於對方願意配合的基礎上。

要是對方並不願意配合,那麼也就冇必要繼續的玩笑下去。

洛陽王趙毅也不是個好欺負的,看到對方說這樣的話,臉上好像冇什麼表情,但是一轉身就變了臉色。

甚至於直接吩咐自己手底下的人動手,隻可惜還冇等動手呢,直接的就被無名從後麵給拿下了。

一把冰冷的匕首,橫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“我奉勸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,畢竟你的性命還是挺值錢的,若是一個不小心的話,真的被割了喉嚨,你這年紀輕輕的大好青春年華,隻怕就要消失不見了呢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