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次訪問是沈佳妮入職以來進行的最糟糕的一次訪問,完全與她的業務水平不符,期間嘉賓的不配合也達到峰值,她問東,蘇璃雪就說西,她問北,蘇璃雪就聊南,雞同鴨講,關鍵蘇璃雪還總是嗆她,如果不是主持人的身份壓著她,她非跟蘇璃雪吵起來不可。

下麵的觀眾都傻了,這請來的哪是嘉賓,分明是就請來了一架機關槍,而且是威力特彆猛的那種。

采訪終於接近了尾聲,沈佳妮深吸一口氣,“感謝二位做客我們的時代有約,最後還有一點時間,二位還有什麼要跟各位觀眾分享的?”

四分鐘的采訪下來,傅景寒早就覺出了蘇璃雪的不對頭,他不阻止,也不乾預,就默默的看著她像個機關槍似的噴發著火力。

“我來說......”

蘇璃雪搶過來麥克風,清清嗓子:“這次采訪給我最深刻的感受就是,有的主持人真是當麵一套背後一套,當麵知性優雅侃侃而談,背後撒謊陷害欺壓弱小......”

沈佳妮實在受不了了,摔了手裡的台本,站起來,“傅太太你到底什麼意思,一場錄播下來,我處處忍讓,勸哄巴結,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”

說著,她的眼圈就紅了。

美人.流淚甚是楚楚動人,又無辜又柔弱,下麵的觀眾也都忍不住了,紛紛對蘇璃雪進行吐槽。

“這個傅太太太苛刻薄了,什麼怨什麼仇啊這麼擠兌人家一個小主持人!”

“就是,從頭到尾都陰陽怪氣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刨了她家主墳了呢!”

“傅景寒為人就不怎麼友善,娶了個太太也是個事精,這兩口子真是絕了!”

......

傅景寒舒服的伸了個懶腰,靠著沙發,看著蘇璃雪,蘇璃雪回看他,兩人用眼神交流。

“用我幫忙嗎?”

“你一個大男人少管!”

“那就不管了哈,待會兒彆哭!”

蘇璃雪翻了翻眼皮,德行!

就在輿論一邊倒,蘇璃雪想把剛纔的事抖出來的時候,買椅子回來的小雅握著拳頭匆匆上了台。

她從同事那聽說了全部。

作為沈佳妮的助理她十分辛苦,低聲下氣,任勞任怨,以為這樣沈佳妮就會少找她點麻煩,誰知她竟在背後誣陷她,想讓她實習不合格,白給端茶送水兩個月。

看到小雅上台,蘇璃雪扯唇笑了笑,冇看出來,小姑娘年紀不大,膽子倒是不小。

小雅徑直走到蘇璃雪麵前,禮貌的說:“傅太太,我可以用一下麥克風嗎?”

蘇璃雪把手裡的麥克風遞過去。

小雅手握著麥克風,麵向大眾,此時其中一台攝像機竟然冇關,一位攝像大哥托著下巴饒有興趣的看著台上。

此刻小雅的內心十分緊張,但她告訴自己,現在如果不站出來揭露沈佳妮的真麵目,恐怕日後她會害更多人。

何況這件事因她而起,她必須做出決斷和選折。

她深吸一口氣,軟軟的說:“大家好,我叫付小雅,是電視台的一名實習助理,大家肯定很好奇傅太太為什麼一直嗆聲沈佳妮,其實並不是傅太太故意刁難她,而是因為沈佳妮做了一些背後插刀的事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