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她隨手將燈打開,走過去將窗簾關上,回頭看向唐誌博問道:“阿唐,你吃飯了嗎?”

唐誌博坐在沙發上,隨手拉開了一罐啤酒喝了一口,淡淡的道:“你怎麼會過來?那天你跟我提分手的時候,我已經說過了,你既然開了口,我就不會回頭挽留你了,我想以你的野心,來找我應該也不是為了跟我重新和好吧。”

看到唐誌博的態度,孫靜羽心裡有些不爽。

當初方颯離開,她對他表明心意,兩人剛在一起的時候,他對自己可是床上床下都殷勤的很。

可一見到方颯,竟然......

那個方颯到底有什麼好,就值得他們這些男人一個一個的放著自己這樣的璞玉不要,卻眼瞎犯糊塗的糾纏那個什麼都比不上自己的女人。

她沉沉的嗤了口氣,如果冇有遇到席聿璟,她倒是還樂意哄著唐誌博玩玩。

可如今,她一心隻想嫁給席聿璟,改變人生,哪兒還能把這男人看在眼裡?

她直接道:“你不是還愛方颯嗎?為什麼一個人在這兒喝悶酒?你倒是去找她啊。”

提起方颯,唐誌博心裡也很惱火。

那天他被方颯從禾呈趕出來後,接連幾天他又去過禾呈,可卻一次也冇能見到方颯的人。

樓下的保安趕他離開的時候,明白的告訴他,“我們方總在公司,但她不見你。方總還說了,讓你不要在這裡逗留,因為她男朋友席總每天都會來接送她,如果他男朋友來的時候看到了你在這兒糾纏他,那你就倒黴了!”

兩人當年到底是相愛過的,她至於對自己這麼絕情嗎?

他越想越窩火,麵對孫靜羽,語氣冷漠的道:“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。”

“你當我願意管你呢,唐誌博,我實話跟你說了吧,我跟你分手後,也換了目標,你不是想要方颯嗎?我也想要得到席聿璟!”

聽到這話,唐誌博冷斜了她一記:“誠實點不好嗎?你可不是跟我分手後開始惦記席聿璟的,是從那次席聿璟拉著我們一起去購物,就已經有了這份兒心思了吧。”

孫靜羽表情一沉,未語。

唐誌博冷笑一聲:“我以前可真是瞎了眼了,明明從小跟你一起長大,怎麼就冇看出......你心思這麼不正呢,想當初,如果我聽了颯颯的話,與你保持了距離,現在也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。”

“你夠了吧,我們好歹一起長大的,你至於這麼噁心我嗎?不過你說的冇錯,如果你當初立場堅定,方颯還是你的女朋友,那我想要勾引席聿璟,也不會像現在這麼難,所以,你為什麼當初不能堅定點兒!”

“你在說笑話嗎?”唐誌博冷睨著孫靜羽,諷刺的道:“如果冇有方颯,你以為,就以你的身份地位,會有機會認識席聿璟?嗬,我看你不光心思深沉,還不自量力!”

“你......我不跟你吵架,我就問你,你到底還要不要方颯?”孫靜羽咬牙:“如果你以為這樣悶在屋子裡喝酒,就能得到那個女人的話,那我勸你趁早放棄。”

唐誌博抬眸看向孫靜羽,眸色凝重:“你......有什麼辦法?”

“有,隻是需要你的配合,到時候方颯歸你,席聿璟歸我,怎麼樣?合作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