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要不……

低個頭,認個錯?

抱大腿,求原諒?

不!

那不是蕭戰的風格,男子漢,大丈夫,敢做就要敢當!真的猛士,敢於直麵慘淡的人生,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!!!

於是……

蕭戰把心一橫,挺胸抬頭,昂起了他那高傲的下巴,麵朝魔帝宮方向,硬著頭皮在腦海之中強勢迴應道:“這話可是你說的,待我登上魔帝宮,站在你的麵前,當著這麼多魔界之人的麵,你可不要耍賴!”

既往不咎?

你要這麼說,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啊!

你真敢聽,我就真敢罵!

誰怕誰?

“嗬!”

魔帝冷哼一聲,道:“老子在魔帝宮等著你!”

第一次和魔帝交流,居然會是以這樣的方式,大大的出乎了蕭戰的預料!

可惡!

得知魔帝可以窺探到他的思緒以後,他也不敢胡思亂想了!

耍完橫,則是憂心忡忡!

打嘴炮容易,但是魔帝宮近在眼前,該怎麼才能上去啊!

唉……

拚了!

蕭戰本來還擔心受傷,預設的九千二百階都冇敢輕易冒險,現在倒好,被魔帝一刺激,腦子一熱,失去了理智,揚言要登上魔帝宮,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,自己裝的逼,含著淚也要把它裝完啊!

傷就傷吧!

蕭戰猛地抬起腳步,頂著七萬五千斤巨力,咬牙踏上了九千零一階!

見狀!

身後的那些魔界之人眸光一閃,頓時露出敬佩之色!

“好樣的!”

“不愧是魔帝陛下的血脈傳人,果然是條漢子!”

“就算失敗,他也足以自傲!”

“我決定了!”

“從今往後,封他做我的偶像!”

讚不絕口!

如果說蕭戰之前表現出來的恐怖實力得到了那些魔界之人的認可,那麼,蕭戰此刻表現出來的這種迎難而上、一往無前的勇氣,則是讓他們由衷的敬佩!

能動手,就儘量少嗶嗶!

這是魔界之人的行事風格!

瞧瞧!

你瞧瞧人家蕭戰,一口氣登上九千階,承受著七萬五千斤的巨大壓力,即使魔帝陛下強人所難,交給他一項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甚至有可能為此丟掉性命,人家卻一句怨言都冇有,抬腿登梯,視死如歸!

單是這份勇氣和魄力,便讓那些魔界之人自愧不如!

當然……

那些魔界之人並不知道,蕭戰冇有說話,隻是被魔侍禁言了而已,至於怨言,蕭戰悄悄的在心裡罵了魔帝38個臟字呢!

九千一百階!

在那些魔界之人目不斜視的注視之下,蕭戰成功踏上了九千一百階!

不過!

和之前的九千階不同,達到極限以後,蕭戰冒險前行,走的十分謹慎,每踏上一個台階,都會原地休息片刻,平複體內近乎狂暴的明勁,加固周圍陰之神力凝鍊而成的護體罡牆!

還好魔界之中的陰氣十分濃鬱,遠非源界可比,取之不儘,用之不竭,否則,蕭戰必定撐不到現在!

九千一百階的壓力已經接近七萬八千斤了!

噗!

蕭戰咬牙忍著,卻還是冇能忍住,成功踏上九千一百階的那一刻,吐出一口滾燙的鮮血來,渾身的肌肉緊繃,並且劇烈的抽搐著,一根根青筋則是猶如琴絃一般不斷的跳動著,皮膚像是乾旱的農田,開始出現一道道龜裂痕跡,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崩開,讓那些青筋跳出來!

受傷了!

正如蕭戰預料的那樣,即使他走的小心翼翼,拚儘了全力,隨著壓力迅速增大,終究難逃受傷的命運!

而這,隻是剛剛開始!

前麵還有九百階!

攀躍萬丈魔梯就像是潛入萬米深海,壓力來自四麵八方,一旦潰敗,巨大的壓力足以將人的身體一瞬間壓成血霧,猶如煙花綻放!

“冇戲……”

其實蕭戰心裡很清楚,以他現在的能力,根本不可能登上魔帝宮!

但是!

他依然冇有放棄!

伸手擦掉嘴角的血跡,抬起腳,邁向九千一百零一階!

“冇吃飯嗎?慢吞吞的!”

魔帝的聲音不合時宜的傳來,在蕭戰的腦海之中炸響,帶著毫不掩飾的嫌棄之意,哼道:“得了老子的血脈,天道碎片又伴你成長,而你,居然連個區區的萬丈魔梯都上不來,真是個廢物!”

“瑤兒怎麼就生出你這麼個不中用的東西?”

蕭戰不罵了!

輪到魔帝了!

魔帝好像不怕蕭戰爆體而亡、卻生怕蕭戰會中途放棄似的,上來就是一番紮心的話,怎麼紮心怎麼說,肆無忌憚的刺激著蕭戰緊崩的神經,似乎要在蕭戰臨死之前,把蕭戰罵出去的那38個臟字儘數罵回來!

“閉嘴!”

蕭戰大怒,忍不住在腦海之中喝斥,他現在的精神高度集中,不敢有任何的分心,而魔帝倒好,像隻可惡的蒼蠅一樣在他的腦子裡嗡嗡亂叫,對他而言簡直是雪上加霜!

這是作弊啊!

靠!

我在拚命,你他孃的還給我使絆子?

不要臉!

對於蕭戰的憤怒,魔帝置若罔聞,接著罵道:“瑤兒為了你,承受了幾十年的魔淵之劫,你倒好,爛泥扶不上牆,早知如此,老子當初就不該任由瑤兒胡來!”

夜媽媽是蕭戰心中的一根刺!

顯然!

魔帝知道,所以故意頻繁的提起夜媽媽,專挑蕭戰的心窩子猛紮!

“去你大爺的!”

蕭戰咆哮道:“魔帝老兒!你給我等著!我若登上魔帝宮,不僅要指著你的鼻子罵,還要吐你一臉!彆以為我不知道,這一切都是你的陰謀詭計!”五⑧○

“我和夜媽媽全都是你手中的棋子!”

“你他媽為老不尊,不擇手段!”

“枉為人父!!!”

魔帝的聲音彷彿帶著一種詭異的魔力,可以讓人喪失應有的理智,巨大的外部壓力加上強烈的精神刺激,蕭戰徹底暴走了,豁出去了似的,不再小心翼翼,陡然之間加快了登梯的速度!

拚了!

這次真的是拚了!

拿命在拚!

即使明知必死,也忍不住想要放手一搏!!!

一口氣!

衝上了九千一百七十階!

而這麼做的代價也非常明顯,陰之神力凝聚而成的護體罡牆難以抵禦迅速提升的傾軋之力,開始收縮變形,幾乎貼在了蕭戰的身體之上!

蕭戰體內的鮮血猶如沸水一般,瘋狂翻湧!

皮膚寸寸開裂!

青筋一根接著一根的崩斷開來!

“臥槽!”

“壞了,這小子不要命了!!!”

後麵的那些魔界之人聽不到蕭戰和魔帝之間的對話……不,是對罵!這一幕落在他們眼裡,便是蕭戰莫名其妙的突然發瘋,不要命的往前暴衝!

崩斷的青筋猶如一根根斷開的水管,鮮血從裡麵飆射出來,以至於,此刻的蕭戰沐浴著一團團的血霧在往前衝擊,看得人心驚肉跳!

“憑你?”

魔帝自然注意到了這一切,卻還嫌刺激不夠,火上澆油的冷哼道:“得了吧,你個小崽子馬上就要死了!不僅見不到瑤兒,而且,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妻兒了!!!”

轟!!!

幾乎就在魔帝話音落地的同一個瞬間,蕭戰衝上了九千二百零七階,陰之神力凝聚而成的護體罡牆終於不堪負重,徹底崩散,傳出一聲悶雷般的炸響!

緊接著……

八萬餘斤的恐怖巨力,再無阻礙,直接朝著蕭戰已經潰爛不堪的血肉之軀傾軋而去!

那些魔界之人不忍再看!

紛紛把臉扭向一邊!

要死了!

冇救了!!!-